開心就好bot

[文鍊無賴派]飽き。

厭倦。


  「喂、喂,安吾!別把涼水往我身上沖啊。」


  太宰治不要錢似地擠高檔香波,三兩下拍在自己頭髮上打出滿頭白色泡沫來,像是這樣就能使被涼水帶走的那點熱量失而復得。他又甩手,好些泡沫就順著水流的方向一起湧到地漏的方向,差點沒給堵上。「嘶………。」織田作之助倒抽一口涼氣,不知道是因為皮筋扯著了頭髮還是因為見著太宰治的奢侈作風,他解開緊綁著的麻花辮,頭髮就軟軟卷卷地垂著蓬開來,髮絲間又粘連上些水汽,變得沉而濕。


  澡間沒有其他人。坂口安吾自詡浪漫又叛逆,洗澡這事也不隨大流,堅持不燒...

[文鍊直太]言葉越えて

超越言語

U U非常ooc……是練習作,對不起還是打了tag。


  好想就這麼趴上去,寫篇結構圓滑的小說。


  太宰治從公共浴堂出來,用浴巾包住蓄滿水汽的髮,搓兩把就一下甩開。他的視線從被霧迷蒙住的鏡子滑到洗手台上的細密水珠,鎏金色的眼中神色飄忽不定。最好是個童話故事,靈感充了氣晃晃悠悠地從水底浮出,這個場景放到故事的四分之三處絕對會很出彩。


  水的溫度似乎在他稍稍泛黃的皮膚上還留有痕跡,又在摩擦間被浴衣帶走。太宰套好衣服穿了木屐,噠噠地踏出更衣室的門檻繞進廊下,有陣帶著薄荷氣的風迎面而來...

—その全てが愛に基づいて蠢いている—
稍微摸了點不知所謂的東西…本來想畫短漫的但是畫不出來,總之bgm是大森靖子的《死神》,正好想到他們兩個

又來摸魚()是藤,畫了就想發註定屯不住畫……

寄都寄出去了我還是想發一下(……)還是魚

© 柳自南。太宰的呆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